郑升建

受人之托必全力以赴!

  • 66

    文章
  • 18288

    阅读

业主方介入调解他人纠纷,惹祸上身,最终自己承担付款责任!

专栏:合同 2019-09-09 1604 0 原创

案件简介

2017年4月13日,A公司作为甲方,与B公司作为乙方的A公司签订了《物资采购合同》,约定乙方向甲方提供供电设备。合同签订后,因A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供货纠纷,B公司一直未向A公司支付货款,导致本工程进度一直拖延。

2017年11月8日,被告C公司(业主单位)、被告B公司(施工单位)以及原告A公司(设备供应商)共同如开了会议,称施工单位就其电力工程施工范围内的设备供应商供货及资金保障问题,报请业主单位组织协调,项目管理公司组织召开了协调会。此次会议形成了《重庆某区项目一期工程工程专题会议纪要》。

因被告B公司未支付货款,也未要求原告补送剩余货物。现原告提起诉讼,要求被告B公司按照会议纪要的约定,于验收后三十日内支付X元,于收到发票后三十日内支付X元,并请求被告B公司向原告支付违约金(以X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从2017年N月N日起计算至实际还款日)及律师费X万元;同时要求被告C公司对以上请求承担连带责任

律师代理意见

一、C公司不负有直接向A公司支付货款的义务。

《会议纪要》未约定C公司直接向A公司支付货款。《会议纪要》第4条约定的是业主单位代施工单位支付,应当视为委托支付关系,即应由施工单位B公司向C公司出具委托支付文件后,C公司按委托支付要求支付。但《会议纪要》达成后,被告B公司至今仍未向C公司作出委托C公司向A公司直接付款的意思表示,应视为B公司保留其委托付款或撤回委托付款的意思表示,因此C公司代付的基础不存在,不负有直接向A公司支付货款的义务。

二、退一万步讲,即使法院认定C公司应当代付货款,但C公司代付的条件不成就,且代付货款金额也应限定在C公司对B公司的未付进度款金额内。

1、C公司代支付的条件不成就。按《会议纪要》约定,施工单位即B公司应当向业主单位即C公司开具发票。在B公司委托C公司代为支付,未开具发票,应视为C公司代为付款的条件尚未成就。

2、C公司对B公司的未付进度款约为X万元,原告对C公司的诉讼请求,超出了未付进度款金额,法院应当依法驳回超出部分的诉求。《会议纪要》约定业主方代支付的货款应在工程进度款中等额扣除,应当理解为C公司的代付货款责任应当限定在C公司对B公司未付款金额范围内。目前,C公司对B公司的未付进度款约为X万元,原告A公司起诉要求C公司连带支付货款X元已经超出了C公司对B公司的未付进度款金额,超出部分的诉求法院应当依法驳回。

三、A公司主张C公司对违约金、律师费承担连带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1、《物资采购合同》由A公司与B公司签订,C公司并非该合同的相对方,不受该合同约定内容的约束,A公司不能依据《物资采购合同》的约定向C公司主张违约金、律师费。

2、《会议纪要》约定C公司的代付款对象为货款,不包含违约金、律师费。A公司不能依据《会议纪要》约定向C公司主张违约金和律师费,同时A公司支付的律师也并不属于《民事诉讼法》及其他法律法规关于律师费应由C公司承担规定的情形。A公司向C公司主张违约金和律师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判决

C公司公司在会议纪要约定的期限届满后,并未代B公司向A公司支付货款,本院认为基于其承诺,且其本是业主方情况,负有向施工方支付工程款义务,在B公司逾期支付货款情况下,其应该按照约定承担代B公司支付货款的责任,但该责任不属于连带责任,而是约定的代付责任,故本院对原告的该请求予以调整。同时,会议纪要中约定的C公司公司只是代B公司向A公司支付货款,而未约定其要承担逾期付款违约责任以及律师费等,故本院对原告该部分请求不予支持。

律师评析

1、基于合同的相对性,业主方与施工方是合同相对方,施工方与供货方是合同相对方,业主方与供货方并无直接的合同关系。业主方要协调施工方与供货方的纠纷,应当作为中立角度处理,不能介入其中而成为其中的一方主体;

2、即使要作为协调中会议纪要的一方主体,也需要明确作为业主方需要承担代付责任的成就条件、支付金额的限额及款项类型、发票开具主体、代付款项与工程款之间的抵扣关系等;同时最重要的是要约定施工方的施工进度,否则就像本案一样,施工方施工进度并未达到要求,但是施工方向供货方的付款条件已经成就,作为业主方的代付责任就当履行,这就是本案法院判决C公司承担责任的原因。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
更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