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盛廷律师事务所

北京盛廷律师,专业拆迁律师团队

  • 1177

    文章
  • 1161649

    阅读

举报村官贪污无果,胡文海一夜怒杀14人

专栏:拆迁 2018-09-10 5844 6 原创

雄劲苍茫的秦晋大地上,发生过一起震惊全国的恶性杀人案件。现在回想起来,依然令人唏嘘不已。

大峪口村

2001年10月26日晚,山西省晋中市大峪口村村民胡文海,一夜之间枪杀致死14人。

胡文海被捕后,警察问他为啥杀人? 胡文海说:“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却没人管。他们因此恨我恨得不行,想整死我……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

胡文海

1999年,乌金山镇供销公司经理贾润全发现大峪口村煤矿在三年里,少报5万吨产量,偷税漏税100万元,少交管理费25万元。他同胡文海商议后,向反贪局进行了举报。

反贪局转至榆次区税务局调查处理。税务局前后跑了五六趟,也没查出证据,此事便不了了之。

举报之后,煤矿矿长刘海生逮住一次机会,将贾润全痛打了两拳。

大峪口村

1999年6月19日晚,胡文海在自家果园里浇水时,被同村的高彦苏、高彦堂兄弟劈了三铁锹。其中两铁锹劈在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情况危急。胡文海的弟弟胡青海及时赶到,拼命救下了胡文海。胡文海事后回忆:“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

胡文海出院的第二天,胡根生意外地来到他家,说是受李利生的委托,前来调解此事。胡根生说,缝一针给胡文海1000元,缝23针给他23000元,这事就过去了。

胡文海当时表示,这事跟李利生和胡根生没有关系,凭啥拿他俩的钱。自己只想知道,究竟高家兄弟为什么要往死里弄他?是谁指使高家兄弟往死里弄他?对此,胡根生没说出个所以然,就离开了。

高家兄弟是十几年前从河北迁移过来的普通农民,和胡文海家一直并无仇怨,为什么会突然袭击胡文海,必欲置他死地而后快呢?

胡根生走后,胡文海反复琢磨这事,最后想明白了:就是胡根生、李利生、刘海生等掌握权力,从大峪口村煤矿得利的这伙人,指使高家兄弟加害于他。他们这是要杀人灭口!

原来,胡根生是大峪口村原党支部书记;李利生是大峪口村现任党支部书记,刘海生是大峪口村煤矿矿长。

胡根生曾经说过,“大峪口村除了胡文海敢告我,谁还敢告?”据此,胡文海推测,胡根生一伙认为是他指使的贾润全告状,所以想把他除掉,这样就没人再敢告状了。

大峪口村

2001年1月,胡文海拿到了村煤矿1992—1993年度的工资表。因为煤矿实行计件工资制,所以根据工资表可以推算出煤炭产量,也就能推算出,村官们大致贪了500多万元。

胡文海拿着证据,在村里一家接一家地挨着跑,总共征集到121名党员、干部和村民的签名。

胡文海准备好材料后,向乌金山镇党委进行了举报。负责纪检的崔副书记说过两天就去查,但却一直没有去查。

无奈之下,胡文海开始向更高层进行举报。他从区里、市里一直告到省里,循着纪检、公安两条渠道,逐级向上举报。

举报之前,当初举报未果的贾润全对胡文海说,“你见过的世面比我多,可别像我,告了个没结果。”

然而,八个月过去了,胡文海真的也告了个没结果。

大峪口村

对于胡文海的举报材料,山西省公安厅迅速批到了晋中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一个月后批到了榆次区公安分局,然而区公安分局整整压了五个月,却没有处理。

胡文海无论举报到哪里,举报材料最后都被批到两个部门处理:一个是乌金山镇纪委,另一个是榆次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

乌金山镇崔副书记对胡文海叫嚷说:“你就是告到中纪委,我崔某某不想给你办,你也是没办法!”

榆次区公安分局的经侦大队长则对胡文海埋怨道:“我实在是没有办案经费呀!”胡文海说:“那好办。你们办案,我给你们支付经费!”大队长却仍旧哭丧着脸说:“我实在是抽不出来人呀!”

就这样,漫长的八个月过去了,胡文海的举报没有任何结果。

案发现场

2001年10月24日,胡文海找到刘海旺做中间人,撮合他与胡根生和解。胡文海对刘海旺说:“我想让他写个条子,以后不要再找人打我了,我也不告他了。”

10月26日傍晚,胡根生和刘海旺来到胡文海家。胡文海对胡根生说:“只要你如实写清是谁指使高家兄弟劈我的,以及你贪污了多少钱,我以后就不和你作对了,你也就别找人要我的命了。”

胡根生写下他贪污了10多万。胡文海认为他贪污了至少200万,看他写的材料与事实不符,顿时怒火攻心,让他把煤矿销售员李继叫来对质。

李继来后,拒绝书写证明材料。胡根生二次书写的材料,胡文海也并不满意。来回几番折腾之后,胡文海失去了耐性,心里激起了杀意。

胡文海拿上双管猎枪,让刘海旺手持消防斧,将胡根生、李继二人押出门外,准备押到村外后山上,将两人打死。

走出门外不远,李继听到有过路的警车拉响的警笛声,顿时来了胆量。他指着自己的头,对胡文海说:“你有本事往这儿打”。胡文海被激之后,举枪顶住李继的头开了一枪,致其当场死亡。

之后胡根生与胡文海拼死争夺猎枪,刘海旺随即持消防斧朝胡根生头部、肩部连砍两斧,将其劈倒在地。胡文海装好子弹后,朝地上的胡根生开了一枪。胡根生赶紧装死,侥幸逃过了一劫。

胡文海以为胡根生已被打死,心里想着一不做二不休,手里拿着双管猎枪,开始走向一个个积愤已久的目标。

案发现场

胡文海先是来到村主任张敬林家,用枪托砸碎窗户玻璃,朝张敬林的妻子和女儿各开了一枪,致使两人当场死亡。胡文海进屋搜寻,但是没有找到张敬林。

之后,胡文海又来到高彦书家,用枪托砸碎窗户玻璃后,朝着站在地上的高彦书开了一枪。高彦书当即倒地呻吟,胡文海又朝他的颈部补射一枪,致其当场死亡。

原村主任冀金堂开了一家商店,平时夫妻俩就住在商店里。胡文海砸破门冲进商店,对准两人连开四枪,致使冀金堂当场毙命,他的妻子也倒在血泊之中。

之后,胡文海又来到占了他家田地的村民胡福龙家,朝着正在屋内升火的胡福龙开了一枪,并朝胡福龙的妻子连开两枪,致其当场死亡。然后,又对着倒地挣扎的胡福龙头部补射一枪,致其当场死亡。

之后,胡文海赶往村民胡三计家,对着胡三计及其亲戚郭建勇、安增玉的头上各开一枪,又朝胡三计的儿媳妇连开三枪,致使四人当场死亡。

之后,胡文海来到煤矿矿长刘海生家,对着正站在院内的刘海生连开两枪。刘海生拔腿就跑,挣扎着翻过院墙,侥幸逃得一命。

最后,胡文海来到村支书李利生家,先是开枪将李利生妻子的头部击中,致其当场死亡。然后又朝李利生的头部、前胸、后背连开三枪,致其当场死亡。之后又向李利生女儿的头部、胸部连开两枪,致其当场死亡。

大约三个钟头的时间里,胡文海先后枪击11户17人,共致14人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

案发现场

夜里将近23点时,胡文海返回家中,嘱托其弟胡青海好好照看家里和娃娃们。他还告知其弟,他能跑就跑,跑不了就自杀了。

之后,胡文海把枪放下,背上早已准备好的炸药和雷管,骑上自行车朝太原方向逃去。

第二天凌晨5时许,胡文海在太原乘坐出租车时被抓获,身上的炸药和雷管没有来得及引爆。

2001年12 月25日,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胡文海在最后陈述中说道:

“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欺压百姓,村里的小煤矿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

“四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

“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

“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6
拆迁专栏作者

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创立于2007年3月份,总部设在北京,并在上海设立分所。自成立之初,盛廷律所依托于公司化运作理念,确立了专业化、团队化、品牌化的发展方向,并

MORE >
业务范围
征地、拆迁
电话: 1501037**** (海淀区)
查看完整号码
更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