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礼松

专注刑事辩护,只做刑事案件!

  • 14

    文章
  • 232521

    阅读

疫苗,针眼下的“千疮百孔”

专栏:刑事 2018-07-29 16167 4 原创

疫苗,已不是殇,已是丧心病狂。

过了好几天了,应该可以出来说两句了吧~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生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件被爆以来,舆论在愤愤不平之际又迎来坏消息,长生生物生产的“百白破联合疫苗”因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其中25万支百白破问题疫苗全部销售到山东,仅被罚没344万元;武汉生物的40余万支疫苗亦曝出不合格···疫苗问题接连被曝,引发了舆论风暴。

此后一篇《疫苗之王》网文的疯转,又将长生生物这一药企加速推向舆论场的台前,且问题的矛头已不限于出事的疫苗,而是直指涉案药企背后那些个犬牙交错的利益交换,资本运作的唯利是图,乃至贪婪可耻的生命漠视。这个所谓的疫苗药企,犹如在制造一把把利刃,并享受着它带来的沾血喜悦。

该次长生生物的疫苗问题,其间涉及的并非简简单单的“小毛病”,目前曝出来的最大问题可能就是生产记录造假。何为生产记录?根据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药企的生产记录一般包括产品名称、规格、批号,生产以及中间工序开始、结束的日期和时间等。那也就是说,生产记录不仅是疫苗的“DNA”,还是疫苗被监测的原始记录材料。如果涉事药企是在疫苗有效成分的种类上进行记录造假,那所涉疫苗则可以认定为刑法意义上的“假药”,涉案药企则可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若其中涉及的是生产日期、生产批号等造假行为,则所涉疫苗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劣药”,涉案药企则可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另外,也还有人提出,可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进行刑事责任的追究。

根据近日国务院调查组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长生生物存在的问题何其多!该企业使用不同批次原液勾兑进行产品分装,对原液勾兑后进行二次浓缩和纯化处理,个别批次产品使用超过规定有效期的原液生产成品制剂,虚假标注制剂产品生产日期,生产结束后的小鼠攻毒试验改为在原液生产阶段进行。为掩盖违法违规行为,企业编造生产、检验记录,开具填写虚假日期的小鼠购买发票,以应付监管部门检查···

也许,上面说的这些个冷冰冰的罪名对他们而言,并没有多少“恐惧感”。好比他们不需要直面疫苗接种对象,那些个鲜活的生命,在生产疫苗的时候,也是如这般的冷冰冰。借用那句经典台词: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我想答案是不言自明的。疫苗事件,几多血肉教训,几多年过去,仍是问题不断。也许,这是无良企业的天性,这是企业逐利背后的责任沦丧,这是政府监管层面上的“打盹”。但这些没那么可怕,可怕的是,出事时候的高调指示处理,风声过后的低调,甚至是销声匿迹,追责与惩戒往往是一个未知数,更可怕的是,他们改换门庭,依然市场横行。

从2007年山西爆发多起儿童注射疫苗致残致死案件,到2016年震惊全国的山东5.7亿非法疫苗案,这些疫苗事件,都撕扯着那个冠冕堂皇的“监管体系全覆盖”,那些所谓的高层领导的指示与批示,最后监管层的追责烂尾在哪里,也是不得而知。只知道,我们一直看到有批示,要彻查严惩,要杜绝类似事件发生,但批示的最后,到底是怎样,常常是一个大问号。如这次,我们现在看到了有人被“刑事拘留”,目前来说还是好的。此次,会是批示的一次胜利么?继续看吧~希望,不管是非法经营疫苗的“黑色产业链”,还是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生产、销售链”,或是官商勾结、渎职滥权的“权力寻租链”,均能受到刑法的严厉制裁。此外也希望,这次不是又一个“台前演员”的失足,而是能看到在幕后行政监管层上,来一次法律审查上的“全覆盖”。

民并非不知不智,岂可视民愚且糊弄?

我们的行政机关从来不生产幽默,但他们一直在把自己的那些“誓言”搞砸,最后都成了最好的笑话。批示的胜利,永远只是一时一事上的胜利,解决的是燃眉之急下的舆论风暴,而解决不了整个行业内存在的根本性问题。批示指示,虽有杀鸡儆猴之效,但如果永远不动手去解决那胡作非为的猴,或是耍猴之人,杀的鸡再多,也是枉然。

“局中人哀之而不鉴之, 则后人永为局中人”。这句话,不知可否带来一点冲击?很多时候我们只把自己当作一个旁观者,却不知自己也是一个局中人。诚然,我无力改变这个乱糟糟的社会,但也不能冷眼任随他们这般“残忍”和“无道”。长生生物,一个必然存在权力庇佑的无良企业,等待它的只有崩塌,而不应该是改头换面后,继续残害苍生。

这次疫苗事件,针眼下再次暴露出了千疮百孔的问题,其中多少伤口,莫不是揭开再撒一遍盐,再听一遍惨叫。无良企业的底线问题,监管失位的古老问题···企业无良,终归是一个难控的因素,而那永恒的监管失位问题,却是可控的,可偏偏缺位不控,这几多愤慨与恐慌,你说没道理么?

有人说,群体记忆,只有七天。当人们看到世界阴暗,悲哀与震怒的情绪表达后,过了时间大多会遗忘殆尽,会被新的事件带走。不出意料,此事后诸多性侵与性骚扰事件的曝出,确实抢占了疫苗事件背后的关注。但有时候,能怪罪民众么?一群手无寸铁的民众,你还能要求他们怎么做?在现状无力改变时,只期待他们能够“记仇”,其他也别无他法了吧。

这千疮百孔的世界,何时不会有这伤口撒盐般的轮回?



作者:朋礼松   浙江允道律师事务所

转载请联系微信(135 6718 0846)获取授权,谢谢。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