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高

四川省律协民商事专业委员会委员

  • 35

    文章
  • 323919

    阅读

男子穿越南京南站轨道被轧死案宣判驳回,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专栏:医疗 2018-07-14 6344 0 原创

        备受社会公众广泛关注的“旅客穿越铁道被挤压致死案”7月13日在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宣判,家属索赔80万的请求遭法院驳回。本案判决是否符合法律法规呢?

         一、事件经过

        2017年3月26日,在南京南站,一男子跳下站台欲翻越轨道,结果被疾驰而来的列车挤压致死。事情发生后,死者家属将中国铁路局上海集团有限公司以及南京站告上法庭,并提出索赔80余万元的要求。

2018年7月13日开庭审判后,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宣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7年3月26日,杨某持票乘坐G7248次列车由苏州至南京南站,该次列车于15时22分到达。15时43分,D3026次旅客列车沿21站台以约37公里/小时的速度驶入车站。杨某在列车驶近时,由22站台跃下并进入轨道线路,横穿线路奔向21站台。站台值班的车站工作人员发现后向杨某大声示警。列车值乘司机发现有人跃下站台,立即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并鸣笛示警,数据显示,列车速度急速下降。杨某横向穿越轨道,在列车车头前,努力向21站台攀爬,未能成功爬上站台。另查明,杨某不持有当日D3026车票。

        事发后,死者父母将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站告上法庭,以列车司机没有及时采取紧急处置措施,铁路未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的义务为由,诉请其承担百分之八十的赔偿责任。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是否已经充分履行了安全防护、警示等义务;在事故发生后的处置是否及时、得当;应否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杨某在事故发生之前,所处区域较为宽敞,在站台滞留时无任何异常举动,也未向铁路工作人员求助,其跃下站台,事发突然,并无前兆。站台值班人员在发现有人横穿线路后,奔跑过去并进行喝止。本案情况属突发事件,无法预见并提前阻止。在地面有警示标识、站台有广播提示、站台侧面有提示、站台有人值班的情况下,车站已充分履行了安全保障与警示的义务。

        关于在事故发生后的处置是否及时、得当的问题,法院认为,事发时列车及时采取了刹车(紧急制动)措施,事故现场示意图显示,受害人背包及手机位于合宁高铁K304+128米处,机车停车于合宁高铁K304+163米处,距正常机车停车位93米。当次列车自重及载客重量质量约为400吨,质量巨大,惯性大。杨某跃下站台,横穿线路时,其距列车车头仅有几米,司机采取紧急制动措施将时速30余公里的列车向前行驶35米后完全停稳,属合理距离。事故发生后,15时44分,南京市急救中心接到车站工作人员电话,“120”急救于16时05分到达。15时45分,南京铁路公安处南京南站派出所接到南京南站工作人员报警,并于15时49分到达处警。民警于15时53分拨打“119”消防电话,消防人员于16明09分到达现场并开始制定破拆方案,于17时50分将杨某移出站台。故被告在事故发生后,已尽其所能,所采取的应急救助措施并无不当。

        对于被告应否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杨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受过高等教育,具备预测损害发生的能力,对于损害结果也具备预防和控制能力,其只要遵守相关规则,就不致发生本次事故。车站已采取了充分的警示与安保措施,并给予了行人在车站内的各项通行权利。因此,杨某未经许可、不顾警示擅自闯入危险区域,事实上对自身生命健康受到损害是一种漠视和放任。

       综上,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二、不同声音

        1、可以说车站引导乘车和进站检票存在漏洞!应该承担20%责任!不同车次是不能通过检票进入错误的站台的!引导错误加之检票放入才是造成事故第一原因。后面才是他自身问题忽视安全因素跨越铁轨。

        2、照他铁路公司是人家该死?但该死依我看也要负90%的责任?站台没隔离,安全防护措施有问题?按人性化也要负责60%。看他们铁路公司大就不赔?如果是小汽车有人横穿马路和闯红灯撞死了也不用赔钱?法律多重标准?叫人家公民咋好受?

        3、本来铁路部门安全防护措施没有做好能怪谁啦,只是这个人不遵守规则没办法,但是作为一名普通公民,我觉得安全防护措施没有做好,万一小孩子调皮捣蛋掉下来,像现在的人,天天对着手机玩掉下去也会出现的,那找谁处理安全问题,肯定铁路部门。

         4、车站站台是有点乱,每次做火车都免不了前跑后颠,不像地铁,人与车门在同位。再就是能安装上升降隔离栏就更安全了,车停稳隔离栏落下,当然了高度不低于1.5米。责任都尽到了,但硬件还是不到位。

         5、有一点是肯定的 铁路方面安全措施不完善,不论什么火车站,都应安装屏蔽门,以防乘客跌落站台。

        6、哈哈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公路上汽车无过错压死人都有30%的责任!你跟我说火车压死人一点责任没有?

        7、铁路也是有责任,只能说是防护不到位,你去穿越地铁轨道让我看看,你要是能穿越过去算你,死的不是你家人,要是死的是你儿子,你就不会在理喷人家了

         8、汽车撞了,就就属于弱势群体,汽车付完全责任。高铁撞了,就不属于弱势了吗?这法律看不懂。

         9、这个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肯定不行的,为什么?乘客进入误区,管理方一点责任没有?有很多地方可以说明管理方严重缺失,重要误区是乘客的引导,引导不清,管理不明,没有管理员提示等,都会造成重要误区,乘错车走错方向,我敢说百分百的人都有过,横夸方向的,我敢说百分之90以上的人有过,在遣责他人的同时想想自己,有没有做过,自己做过的事,凭什么说别人不对呢?避免错误才是重中之重,不要造成严重后果,引导区是非常重要的,管理方,越来越淡,不看重,根本就谈不上服务的概念。要担起自己的一点责任,不要拿别人的错误当把柄来踩,打官司,这就是法官和律师的丑态,没有了道德品质和人情冷淡。你有错误痛点,就拼命踩你的,自己的错误避得光光的。全是你的错,他一点错没有。当反思这样的法律时,一点都不公平。何来公平?

        10、同样是有警示标识,有广播提示,有人值班的情况下,受害人同样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同样受过高等教育,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就被敲诈几百万,还被停业整顿,加盖围栏,而铁老大则被认为已经充分履行了安全保障与警示义务,并驳回原告诉讼。[点赞]铁老大牛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以上不同意见总结为四大点:1、铁路部门对站台的安全措施不到位,使乘客有跌落或者进入轨道内的可能,例如没有在站台与轨道之间安装屏蔽门或者护栏;2、车站引导乘车和进站检票存在漏洞,导致乘客进入站台错误;3、公路上汽车无过错压死人都有部分责任,火车压死人应承担责任;4、饲养动物无过错致害死亡都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动车致人死亡也应承担赔偿责任。

         三、法律反转

       《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 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

       (一)高速轨道运输工具

        按照国际惯例,通常以火车速度为标准,时速200至400千米称之为高速。我国则以最高时速作为对交通工具的定性标准,只要最高时速达到高速标准,就可以称之为“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铁路运输是高速轨道运输,是具有危险性的运输活动。高速运轨道运输工具致人损害的调整范围包括:铁路行车事故与铁路运营事故。铁路行车事故,列车在运行中发生的人身损害事故或者财产损害事故,也包括从列车上坠落、投掷物品、列车排放能量,造成他人人身损害或者财产损害的事故。

       (二)铁路运输损害赔偿的法律适用

       《侵权责任法》出台之前,《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和《铁路法》第五十八条之间的关系就已是困扰审判实践的一个突出问题。《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而《铁路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是:“因铁路行车事故及其他铁路运营事故造成人身伤亡的,铁路运输企业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如果人身伤亡是因不可抗力或者由于受害人自身的原因造成的,铁路运输企业不承担赔偿责任。违章通过平交道口或者人行过道,或者在铁路线路上行走、坐卧造成的人身伤亡,属于受害人自身的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两者均规定了铁路运输企业的无过错责任,但在免责条件上,《铁路法》规定的范围要宽一些,明确不可抗力或者受害人自身原因造成的,铁路运输企业可不承担责任。

       《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在归责原则上与《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铁路法》第五十八条秉承一致,都是无过错责任原则,即无论铁路运输部门是否对受害人的损害存在过错,均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与《铁路法》第五十八条相比,增加了减轻责任的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在处理《侵权责任法》与《铁路法》第五十八条的关系时,根据“新法优于旧法”原则,铁路运输损害赔偿适用被侵权人过失减轻责任的规定。

       《侵权责任法》和《民法通则》在铁路运输损害赔偿的免责条款中均以被侵害人存在致害的主观“故意”作为免除经营者的赔偿责任的前提。而被侵害人存在致害的主观故意需要经营者来证明。本案中,杨某由22站台跃下并进入轨道线路,横穿线路奔向21站台,在列车车头前,努力向21站台攀爬,未能成功爬上站台,其有强烈求生的愿望,并无主观故意自残或自杀的行为表现。本案不符合《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关于受害人故意自残或自杀造成的损害结果的免责事由,不能免除铁路运输部门的损害赔偿责任。

        但本案中,杨某对损害的发生存在严重过失,违反规定横穿轨道,可以相应减轻铁路运输部门的赔偿责任。

        因此,一审判决完全驳回家属的诉讼请求,有不公正之嫌。二审是否会有所变化,我们将拭目以待。不过,绝大多数观众是支持一审法院判决的,主要观点还是停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认为是杨某自作自受,铁路运输部门无过错,不应赔偿。这也体现了人们对秩序规则的一种重视。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
医疗专栏作者

陈高律师毕业于泸州医学院法学院(医事法律方向),现为四川省律师协会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律师协会民商事专业委员会委员。2012年7月至2015年7月在四川英

MORE >
业务范围
医事法律、公司商务、房产纠纷、...
电话: 1522897**** (成都)
查看完整号码
更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