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卫霞

专职婚姻家庭律师的笔记。

  • 18

    文章
  • 93299

    阅读

把婚姻当交易,又不想守契约

专栏:婚姻 2018-01-13 1582 0 原创

“少妇嫁老翁,不是图财就是害命”,这话好像是胡适说的,所以他那么一个大帅哥大学者大教授,一直和大他一岁的江冬秀同床共枕,厮守一生,没有去勾搭、骚扰女学生,也没有被女学生勾搭和骚扰。

话说肇庆的少妇陈女士(是少妇吗?暂定是吧)和年过六旬的刘老汉约定终身,之后,向刘老汉索要了10万元加半套房子作为彩礼,方羞答答男娶女嫁。没成想婚后不过百日,该女子便放了刘老汉的鸽子,刘老汉一怒之下告上法庭,要回了房子和定亲钱的一半。

此案结局甚好,潘律师松了一口气,没出人命。翟欣欣殷鉴不远,苏享茂阴魂未散,刘老汉破财消灾,陈女士谋财不成,害命未遂,刘老汉追回老本,可以重整旗鼓,再觅佳人,皆大不欢喜。

作为一名婚姻律师,潘卫霞对此等谋财害命之姻缘,见惯不怪。前几日,也是一位年逾六旬的老汉,风尘仆仆,浑身油腻,来询潘律:“我名下信用卡被同居姑娘刷走三十多万,如何是好?”我问:姑娘芳龄几何,现人在何处?老汉答:90后。顺手从手机上发了一张照片,他发这张照片时的表情,甚至不无炫耀。姑娘眉目清秀,青春逼人。我默算一下,他们的年龄差约等于默多克和邓文迪。

老汉详述原委:她说她是外省一个农村孩子,在这儿搞传销,在一个传销会上认识了我,后来就到我家来推销,见我一个人住,就住到了我家。后来就要求我办信用卡,在POS机上套现,说买货用。我前后一共办了五张,刷卡的小票我签名,她直接把现金拿走。这不,这两天突然就不见人了。我给她打第一个电话还接,说,她爸让她回家,她爸说,我要是能给她一百万,就和我结婚。律师你说,我一个月两千退休金,房子都是租的,哪来一百万给她。 后来再打电话,就打不通了。

我说,你没有一百万,这三十万可是要替她堵窟窿了,想起诉她追回,难。

房子没有,钱没有,就让你办信用卡透支给我。敲烂你的骨头吸干你的髓。再转战下家。

这个90后的传销女,好狠!

“她还用我的名义,跟我楼下邻居借了4万。”

老汉的话已经带哭腔了。

“这笔风流债,你打算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只能再去找个活,帮人看个摊,一点一点还了。”

“银行可不会容许你这么一点一点还。”

“那就把我抓起来吧,已经有律师打电话说要抓我了。”

“你就这条件,怎么敢招惹这么年轻的女孩子?”

“我想反正我没钱,她图我什么呢?我想,我反正没有钱……”

我只能呵呵了。

这女孩家里八成开着榨油坊。

再来一道。土豪之家,豪宅香车,高档小区住房N套,美中不足,儿子大学时失恋,从此抑郁。两老一直给儿子张罗,娶一媳妇回家冲喜。寻摸到一女,香车拉着,参观了N处豪宅,承诺:只要好好过,不会亏待你。

姑娘就隆重地嫁过来了。半年之后,姑娘怀孕,要求给自己过户一套房子。两老说,我们就这么一个独子,你们只要好好过,日后什么都是你们的。

姑娘看看精神健旺的两老,都是60岁的中年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写了离婚诉状,第二天,去医院打胎。

她赌的只是年儿半载,人家要的却是她一生。

达不成一致,也没有默契,散伙。

上述,我只想告诉这些急功近利的姐儿们,既然你们打算以用身体、用青春、用自由来换取钱财,就有点儿契约精神,不要在婚后再轻易以“不爱”的理由去毁约。你本来就不爱好不好,你爱的只是人家的钱财好不好。这一点,那些老汉们也很清楚,他们和你不般配,就是想拿他们多半辈子攒下的名利地位金银财宝这些身外之物,来弥补他和你之间的落差,期得他们想要的:你的青春,你的身体,你的美貌(如果有),你的照顾,你的陪伴。这是你们两个人都明明白白的契约,不需要心照不宣,也不需要自欺欺人,人家拿出全部家当,要换的是你终身,这是长期合同,所以不一定立马兑付。既然是交易,就要遵守交易规则。为了交易安全,你不能刚签了约,就要人家付全款,不付就要毁约。事实上是,一旦人家付了全款,你更要毁约。

毁约,指定要有代价。舍把米是轻的,把鸡也赌进去,都屡见不鲜。前述那个要房不成就离婚的孕妇,在对赌的过程中,把自己从少女变成少妇不说,据说打胎还伤到了子宫,落了个终身不育。

把婚姻当交易,又不想守契约,只想占尽便宜,不带这么干的。

人生能抗不住几轮作,敬请走好。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