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礼松

专注刑事辩护,只做刑事案件!

  • 10

    文章
  • 110513

    阅读

对“女生疑被房东强奸案”的几点看法

专栏:刑事 2018-05-25 27531 0 原创

近日,#女生称险被房东强奸# 的相关新闻进入大众视野。根据“受害女生”张某发微博称,系遭男房东强奸未遂,后果断报警。19日下午,杭州拱墅警方发布警情通报。通报称,5月8日19时许接到报案后,已于当晚抓获犯罪嫌疑人楼某(男,25岁,浙江杭州人),经初步调查,于5月9日以涉嫌强制猥亵罪对其依法予以刑事拘留。16日,因刑拘期满后已取保候审

案例分析

该案若不是“受害女生”的微博自曝,恐怕也不会如此被众人所知。所以,既然案件已爆,已不可逆,那就简单谈谈笔者的几点看法,但笔者不预设立场,不做事实定性上的评判。

1、关于该案件事实的描述与经过,受害一方的陈述,可前往“受害女生”的微博详细了解,该微博依然还在,相关文字、语音材料均详细叙述了其个人对该起案件前前后后所反馈的情况。当然,从法律上说,很多只是“受害女生”的单方陈述,其真实性有待考证。

2、回到警方这边,拱墅区公安分局也在其警情通报中,对该起案件也予以了公开回应:(1)案发现场未发现打斗痕迹;(2)“受害女生”衣着完整、无明显外伤;(3)“受害女生”人身相应部位所提取的生物检材,初检未与犯罪嫌疑人楼某比中。

从警方的警情通报,可以明显看到双方证供之间有一个矛盾之处:“受害女生”所称与犯罪嫌疑人有密切的人体接触,且对其人身某部位有“含住”动作,而事后“受害女生”系第一时间报案,在提取检材之前,应该未有擦拭行为。若在此种及时报案、及时提取检材的前提下,仍未检出犯罪嫌疑人的生物信息遗落,有点怪异。

 受害女生的微博贴图

3、关于拱墅区公安分局的办案程序和办案方式,暂未发现不妥之处。首先,“受害女生”第一时间报警,完全是正确的,而且警方也在第一时间对楼某采取了强制措施。也就是说,楼某在张某报案的当天,在证据还未充分收集,相关检验鉴定未出,尚不足以证明楼某强奸未遂的情形下,警方仅凭其单人指控就将楼某刑拘,已是积极作为,不存在未得到帮助的情况,所以并无不妥。

其次,对楼某变更为取保候审的程序处置,也无不妥。当然这句话的成立,建立在该案无“案外因素”的干扰,因为“受害女生”在其微博爆料中,就使用了《原来有钱认识警方那边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样的标题。所以,即使笔者再怎么信任警方,我也需要基于客观立场表明:若警方的办案完全基于法律和程序,该处置程序则并无不妥。

但是,再基于“受害女生”微博中披露的疑点,其提到公安机关办案中有诸多“不到位”的情形,笔者需要指出:针对其提出的犯罪嫌疑人楼某家客厅有监控,并确定当时开了一个,但警方告知其没有,怀疑警方搞鬼。

在性侵或猥亵等隐蔽犯罪中,监控录像是一项重要的证据材料,警方一定会对相关监控录像设备进行及时封存、并对录像进行调取拷贝,监控的开闭状态,有无人为删减监控录像就可得到佐证,并不需要太多担心。而且一般公安机关都会有执法记录仪,警方人员是否存在撒谎、是否存在事后关闭(即使事后关闭也不影响)等,也可予以佐证。对于是否存在人为删减等情形,也可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检验来证明,所以,“受害女生”的这一点疑问,可能基于其复杂痛苦心情的猜测,可以理解,警方也应尽可能积极回应这一疑点。最新回应是“还在调查中”,相信警方可以做到言行一致,拿事实与证据打消受害者及民众的怀疑。

针对其第一次微博中提出,DNA鉴定书的检验结果,警方未第一时间向其告知,并说没有义务让其知道。按照其最新的微博消息,警方明确有义务通知。关于此问题,警方是有义务通知被害人的,这一义务规定在《刑事诉讼法》的第一百四十六条,《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十章的“10-08.告知鉴定结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二款。

4、该案中犯罪嫌疑人楼某母亲的所言所行,不能推断楼某的行为。“受害女生”的微博中曝出多段录音,系事后与楼某父母接触过程中所录。如果这些录音证据为真,从“受害女生”的心情上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楼某母亲的所言所行,不代表楼某一定对“受害女生”存在性侵或猥亵的犯罪行为,一码归一码。至于楼某母亲的言行,如属对张某的人身安全威胁,涉嫌违法的,也应依照法律予以处罚惩处。

5、“劣迹”与“渣男”的标签,无法证明该次犯罪。关于“受害女生”微博中接连曝出,疑似犯罪嫌疑人有其他“劣迹”,属于典型的“渣男”、“惯犯”,其中也不乏强迫他人与其发生性关系之事。这些事情是否属实,尚待查证,该部分受害者也可前往公安机关报案处理,但永远会涉及到“证据问题”,有无证据佐证,是一个棘手的难题。此外,即使楼某有一百次不道德的劣迹或是违法,我们对于该次案件,仍应一码归一码。基于劣迹斑斑上的推断,在这里顶多只能回答“他不是个好东西”,但无法解决“他这次就是强奸或猥亵了”,一切靠证据说话!有时候也会感慨,对一个真实的受害者而言,法律也是挺“无用”的。

6、关于案件背后传出的“500万”的赔偿要求,以及“受害女生”张某寻求帮助的“表哥”身份问题,值得推敲。首先关于“500万”,网络上流传一张仅写有“500万”的一张纸条,真实性存疑,是否确实提出“500万”之事,也是疑问。其次,其所谓的“表哥”何许人也?笔者通过“受害女孩”张某的微博,找到貌似这个“表哥”的微博(@王年隆),在其所发微博的评论中,笔者发现,该“表哥”并非真表哥,可能只是一个张某认识多年的朋友,而张某称其为“表哥”为何?他自己也以“表哥”自居,为何?所以“表哥”与张某的具体关系,也是疑问,也需进一步查证核实。

疑似“表哥”的微博
疑似对“表哥”的解释

7、关于该案的走向。对该案的定性,是强奸也好,还是强奸未遂,或是强制猥亵,又或是无罪,都该是一个经得起检验的结论。不管最后结局如何,能不能定罪,定什么罪,不是我们在网络上形成“一边倒”的舆论就可以了。网络舆论,只能是监督执法,但不会解决证据指向和证据标准问题。所以,该案有可能证据不足,有可能没有犯罪事实,又或许真相并非如此,但我们没办法“再现”真相,只能尽最大可能厘清证据下的事实,这样无限逼近真相。

时间还足够,一切以调查说了算,认真看吧!希望到最后,是做了坏事的人得到严惩,受伤的人等来法律的保护。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