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昌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8

    文章
  • 218833

    阅读

张扣扣案:「让武侠归于精神,让现实归于法律」

专栏:刑事 2018-02-22 49113 18 原创

侠客行·李白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李白的侠客行写出了壮士拯危济难、用世立功的一腔热血。而近日来,张扣扣杀人一案几经渲染,也逐渐呈现出一个如唐传奇般绮丽的故事:

张某幼年眼见生母被人杀于闹市,却不料仇人势大,法不能诛。其父懦弱不敢争,时年张某十岁有三,立誓为母复仇,卧薪尝胆二十载,投笔从戎,练就一身本领,于戊戌年除夕入敌宅,仅取仇人性命,不伤妇孺。大仇得报,坟前洒泪,告慰母亲,烈酒入喉,慨然自陷于公门。

如前所述,张扣扣其人,直如侠士再生,当浮一大白。

然而国家律法在前,张某犯案在后,即便真相确如故事所言,张某之行为已构成了故意杀人罪,自当接受法律的惩处。

但私以为,故事中「仇人势大,法不能诛」这八个字背后隐藏的含义才是这场舆论风暴的真正核心。

一、乡土与法治

身为律师,深知百姓对于司法的不信任由来已久,说根深蒂固亦不为过,尤其在依靠亲缘宗法维持秩序的偏远农村。

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些地方的乡民来说,法律还是太过陌生,正如费孝通先生在《乡土中国》中所说的那样:

「在中国传统的差序格局中,原本不承认有可以施行于一切人的统一规则,而现行法却是采用个人平等主义的。这一套已经使普通老百姓不明白,在司法制度的程序上又是隔膜到不知怎样利用。在乡间普通人还是怕打官司的……乡间认为坏的行为却正可以是合法的行为,于是司法处在乡下人的眼光中成了一个包庇作恶的机构了。」

张某案亦如是。

此案于我辈法律人而言,关键只有一点:媒体所报道的事实是否证据充足。至于张某行事是否有可供从轻之处,自有人民法院在量刑时予以考虑。我辈之所以持这样的观点,是因为在现代的法治国家中,信任程序,信任法律,是相信一切争议能够通过司法制度得以公正解决的基础。

但这一原则,在事事以道义为先的草莽江湖却并不被接受。

古语有云: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若不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如何能称得上「大丈夫」。经济飞速发展之下,这种传统的乡土秩序法则与现代的法治观念之间的冲突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山东辱母杀人案,江歌案中的舆论风暴都充分反映出了这一矛盾。

私以为,张某之所以成为民众眼中的「侠客」绝非偶然,乡土社会形成的传统道德观念一旦在某些个体身上得以体现,那些平日里无法言说的负面人生经验都会成为这种「信念」的支撑。

农村经济的不平衡发展,造就了乡绅恶霸形象的大量存在,只要稍加引导,这种普遍存在的对抗情绪就可能汇聚成舆论的洪流,最后甚至对司法本身产生影响。在这种「司法不值得信任」的预设下,事实本身究竟如何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在乡土中国的语境下,一旦有人对律法裁决不服,必定会被乡民认为是公权肆意妄为的结果。张某杀人案的背后,是民众对于司法的质疑。

不可否认的是,建设法治国家已经到了一个紧要的节点。于法律人而言,杀人未必偿命,欠债或可不还,均属常识。

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却有难以逾越的道德障碍。这就对现行的司法体系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

「司法者不仅要针对个案查明事实、适用法律,更需要在法律专业之外承担起向公众答疑解惑、阐明法理的社会责任。要实现这一愿景,单靠司法系统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它需要国家层面的重视,以及全体法律职业人的共同努力。」

二、律法当何如

回归案件本身,张某杀人之事如确证属实,就应依法对其施以刑罚。是否应当处以极刑,当视其情节,依法裁量。

另一方面,涉及已决案件。虽然从张母去世到张扣扣除夕复仇,期间已经过了二十余年,但依据现行法律规定,如果之前张母之死确为枉法裁判,亦应通过法律手段予以纠正。

毕竟,历史已经证明,正义只有在制度的框架内才有可能实现。武侠式的复仇由于过分依赖施行者的道德水准,私刑者既可以成为现代佐罗,也可以成为开膛手杰克。

那么在真相尚未明晰时,作为看客中的一员,又当如何应对铺天盖地的舆论导向呢?

三、自媒体时代的独立思维

惨案发生时,人们总倾向于把自己代入弱者的位置,相信自己所愿意相信的真相。众口之下,难有完人。人心向背,难逃自利。人人皆为菩提,他人即是地狱,问题在于故事外的你站在哪一边。

而法律判断受制于其时限性、专业性,很难在短时间内给予大众合理的解释。这也就给了言论领袖占据舆论山头的空间。

自媒体时代让所有的社会群体都有了发声的渠道,那些自诩代表民众意见的领袖在事件的开端就主动扮演起除魔卫道的英雄,为一桩桩公案定性下判,仿佛只要高举「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的大旗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一边将巨额的流量兑换成金钱收入囊中,一边挥动乡土道德的旗帜,把公众的愤怒之火引向永远无法自证清白的公权机关。然后在真相到来之前抽身而退,去追逐下一个潜在的热点。

所以,在信息的洪流中如何保持清醒的头脑显得尤为重要。正如莎翁《哈姆雷特》中的所说的那样:「聆听他人之意见,但保留自己之判断。」

事实上,在本文发文之际,今日头条也刊发了《我所知道的张扣扣》一文,将之前媒体的报道尽数推翻。以讹传讹之恶,莫过于此。

四、结语

死者已矣,生者能做的,不过是「让武侠归于精神,让现实归于法律。」待真相水落石出,还世人以公道。

但在那之前,请保持聆听之态,切莫妄下断语,须知:

「朝真暮伪何人辨,古往今来底事无。」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8
刑事专栏作者

山西云中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MORE >
业务范围
投资决策顾问、刑事辩护
电话: 1853502**** (未知)
查看完整号码
更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