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京成律师

律师,知名法律博主

  • 19

    文章
  • 175580

    阅读

谁来谅解被害人?

专栏:刑事 2018-01-23 20469 20 原创

文:刘京成律师

【陕西救援支队长侵害姐妹致1死1伤终审改判死缓,限制减刑】2016年1月15日,陕西应急救援总队特勤支队队长聂李强在高新区等候女友时,发现俩姐妹(姐姐16周岁,妹妹14周岁)乘出租车回家,遂起性侵之念。其从自己车内取出一把榔头,尾随二人,随后持榔头连续猛击俩姐妹头部,致二人受伤倒地。其中一女孩倒地挣扎中,聂李强拽掉其裤子进行猥亵。随后,聂李强逃离现场。事发后,俩姐妹被送往医院抢救,最终姐姐抢救无效死亡,妹妹重伤二级,伤残程度八级。法院一审判处聂李强死刑,法院认为聂李强的投案自首不足以轻判,且对受害人的赔偿没有到位,加之聂李强释放5年内有过强奸罪前科,构成累犯。随后,聂李强提起上诉。1月20日,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聂李强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今天看到新闻,聂李强通过赔偿九十万,导致终审改判,死刑变为死缓,恶人得以保命,先是愤怒,仔细想下也释然了,毕竟重伤的妹妹有着天价的医疗费要付,想救一个受害者,代价是放弃正义,再救一个恶魔。历史总是相似的,制度不改,悲剧总会重演,故重新放篇旧文:

仔细观察江歌案与杭州保姆纵火案,江母怼证人刘鑫,林爸怼消防与绿城物业,对被告人陈世锋、莫焕晶的火力反而没那么集中,除了对公道的追求外,其实是有内在逻辑的——刑事案件忽略被害人权益,他们只能在民事上从第三方获得其他补偿。

很多人可能不清楚,除了交通肇事罪,保险公司有经济支付能力外,刑事案件只支持被害人实际物质损失的诉求,比如医疗费、丧葬费,而补偿中最重要的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不予支持,甚至连精神损失,都没有。

你亲人被弄死了,你的悲伤一文不值,你被人弄残了,后半生自行负责。

这其实是很不人道的规定,在强迫经济困难的被害人与被告人达成刑事谅解,放弃对后者刑事责任上的追责,拿钱减刑,给公众造成了“有钱的确是能够为所欲为”的负面印象。

之所以有这条规定,表面上看是因为法官认为被告人已经被追究刑事责任了,就不用再赔钱进行双重惩罚了,本质上其实是“执行难”问题的延伸——判了犯罪分子也赔不起,执行不了,形成司法白条,降低公信力,那就不判,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以放火保姆莫焕晶为例,烧毁的财物,四条人命,上千万的赔偿她铁定拿不出来,那就只能找家底厚实的绿城物业和财政支持的消防下手了。

在我看来,这是一条典型的“恶法”。

你说被告人拿不出钱吧,那判决上要上交国库的罚金怎么从没少判过?

你说执行不到吧,先判再说,至少被告人以后有钱了还有继续偿还的依据,给被害人留个盼头。

我从江歌案注意到,日本对被害人的家属是有犯罪受害者补助的,由政府支付,算是一种比较人道主义的援助。

中国其实也有司法救助,但通常要当事人闹访之后,安抚情绪用的,算是一笔民政部门的维稳资金,需要被害人放弃相应的诉权结案,法官才会协助申请,推行的力度与普及度是远远不够的。

或许,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目光聚焦在被害人的权益上,从制度上进行一些改良?​​​​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