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震律师

知名企业与个人法律顾问

  • 130

    文章
  • 332829

    阅读

假如支付宝欺骗了你,又该如何维权?

专栏:合同 2018-01-04 10804 4 原创

1月3号,一年一度的支付宝账单如约而至:

在朋友圈里其乐融融,一片哈哈哈,呵呵呵

打趣晒账单,晒关键词的时候

有没有人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签了一个

“协议”

晒支付宝年度账单时,你有没有发现一行特别小的字:“我同意《芝麻服务协议》”,不但字特别小,而且已帮你选好“同意”了。

查看年度账单和《芝麻服务协议》没有关联性,所以你选择取消同意,依然能够看到年度账单。

几乎所有人都略过提示,直接默认同意这个协议,允许支付宝收集你的信息包括在第三方保存的信息。

不管你的年度关键词是品位、是远方,是旺,还是小确幸、才华,你都不能幸免被“套路”。

协议中的几个要点:

1你使用服务就等于接受协议

2根据协议,他们可以直接向第三方提供您的相关信息。

3根据协议,可以将您的全部信息进行分析并推送给合作机构,还有,有权不支持您撤销第三方的信息查询授权

4哪怕是服务终止后,他们仍可继续保留你的信息和数据

5当然,他们是免责的。当提供给第三方信息产生不良后果时,也是一样不用担责

6不用找你反复确认,产生的风险,也由你自己担着

虽然岳屾山律师提出:根据《互联网交易管理办法》的规定,经营者应当采用显著的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同时对于信息收集,该规定要求经营者需要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而“芝麻”这个根本不给你了解条款的机会,直接让你默认同意,稍不注意就进坑了。这个坑,是连环坑,网友发现其他惊喜:华夏信用卡被授权、浦发银行被授权……。但是,知道自己被人害了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此外,还有网友称:支付宝泄露了自己的开房记录,导致家庭破裂等等,在网上向阿里索赔。

当今社会,隐私问题给我们带来了极其严重的信息不对称。

每个人都很难弄明白自己被采集了什么信息,这些信息由谁采集,以及这些信息拿来做了什么。

搜索引擎搜完,网站马上跳出关键词广告已不是新鲜事。

酒店预订软件有我们的开房记录,打车软件有我们的运动轨迹,搜索引擎有我们的疾病关键词,社交媒体有我们的照片数据库……

大量的公司对这些信息感兴趣。个人也不知道这些信息会被怎样使用。

大数据下,我们,无处可逃。

面对血淋漓的现实,请问各位受害人,你知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吗?

光脚不怕穿鞋的范震律师告诉你:

如果你凭一己之力找消费者保护协会,大概率会因为你已经同意了在你不知情或者没有选择的情况下签署的互联网服务协议,也就是岳屾山律师前面指出的那种很容易被忽略而且默认同意的协议而无法得到权益保护。

这个时候,基于维权过程复杂,成本高昂,结果不确定,大多数人会选择沉默,而忍无可忍或者坚定捍卫自己合法权益的人,你知道你该起诉谁,又怎么起诉吗?

针对以上问题,我分享一下我个人的观点,鉴于本人在法学界资历尚浅,仅供参考。

鉴于法律针对公益诉讼的修改,非利害关系人不得起诉,那么就意味着只有权益遭受损害的人才能提起诉讼。结合多年诉讼实务经验,诉讼的本质跟战争差不多,都是为了达到特定目的而产生的双方或多方博弈。

依据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为了达到诉讼的目的,应当尽可能的在诉讼前孤立和瓦解对手。特别提醒,这里的孤立对手是指让阿里(支付宝)的竞争对手站在阿里之外,分化出一个利益不相干的群体,如国有银行、腾讯(微信支付)、百度(钱宝)等。阿里(支付宝)这次做的,上述群体没有做(可能做了但是没被放在公众视野)的,就是侵犯了用户(主要群体是消费者)人身权中的隐私权,附带侵犯了用户的财产权。那么这个时候,应当借助媒体的力量,将阿里(支付宝)做的这件事(侵犯公民隐私权)最大限度的抛出去,让尽可能多的人看到,争取阿里(支付宝)的自行改正。如果它自行改正了,那么战略目的就达到了。

其次就是诉讼主体的确定问题。这个看起来很麻烦,因为大家不知道支付宝对应的企业名称是什么,甚至不知道阿里巴巴对应的企业名称是什么,大家只知道马云。这个其实很简单,阿里巴巴做的这么大,不可能不被人起诉。只要有起诉,就有公布的裁判文书;只要有裁判文书,就可以知道被起诉主体即阿里巴巴和支付宝对应的企业名称是什么。我们就拿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6年2月20日针对阿里巴巴控股有限公司的一份裁判文书来解答这个问题:阿里巴巴与支付宝对应的企业全称为阿里巴巴(中国)有限公司、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再次就是确定诉讼类型的问题。这一点外行包括一部分律师都不明白。2016年3月我起诉腾讯微信支付维权的时候被邀请和岳屾山、钱列阳、易胜华等几位律师一起录制电视节目,竟然有律师问我为什么起诉侵权而不是起诉合同纠纷。我当时为了顾及这位大律师的面子,也为了这期节目可以播出去,没有回答他。其实,选择侵权和选择合同纠纷的实质性意义就是绕开我们所忽略或者即使看到也被迫接受的《互联网服务协议》。这种协议,据中银、中闻、大成、炜衡、瀛和等几位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律师称,是大型企业花重金(一般80万元以上)聘请几十位资深律师组成的律师团队经过反复推敲起草的。如果按照合同纠纷起诉,且不说因为诉讼管辖问题让受害人劳师远征跑到被告企业所在地法院打这场漫长的官司;就连起草这种协议的律师也承认,如果他本人被侵权了,他也很难打赢。以前曾经有过类似的事情,当然不是阿里,就有参与起草格式条款协议文本的律师后来真的被聘请他们起草合同的企业侵权了,自己去起诉然后败诉。因此,只有选择侵权,才能最大限度的在管辖权上争取主动,也才能最大限度绕开企业预先设计的《互联网服务协议》这种格式条款协议的陷阱,才有可能取得维权胜利。

然后,就是诉讼请求的选定。既然选择侵权诉讼,就一定要将请求对方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恢复原样和赔偿损失放在单纯的财产损失赔偿之前。基于大企业之所以能成为大企业,必然必备的雄厚物质基础和可靠的政府支持(因为从某个角度看,他们就是税收、就是就业、就是政绩,政府偏袒和保护他们无可厚非);法官一般情况下不愿意把自己卷入一个耗时耗力又容易把自己暴露在公众视野下的案子,引来同事领导的嫉妒、热心群众的监督和监察委员会的关注从而在以后的生活中活的很辛苦,因此法官喜欢把这种案子定义为互联网服务协议纠纷,也就是传统的合同纠纷,用管辖异议把皮球踢出去。

最后,就是诉讼过程和结果的把握。孤立而又渺小的个人起诉大企业,跟一个小孩拿着棒棒糖跑去跟黑帮讲道理,批评教育他们好好做人的危险程度相当。从个人利益维护的维度讲,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和360构成的互联网3+1巨头体系已经深刻的渗透并嵌入了我们国民经济的每一个角落,彻底惹怒了其中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可能造成自己生活的困扰(比如他们停止对你的服务,这个不违法,但是你会活的非常痛苦)。从国家维度讲,这些大企业是中国复兴所依靠的重要力量之一,很庆幸,这些企业的实际控制权仍然牢牢掌握在中国人手里。如果有人起诉这些大企业,或者法官去裁判这些大企业,我作为一名党建学者建议这种诉讼或者裁判一定要从建设性的角度出发,而不是教训BAT和周鸿祎(我把周鸿祎单列,是因为他的360虽然没到BAT的体量,但重要性其实已经和BAT差不多了)。诉讼的目的是为了有限斗争下的互利共赢,如果这样,我相信大企业对于某个跳出来有限维权的个人给予利益让步,是存在现实可能性的。坦诚的说,我当时起诉腾讯的微信支付业务,就是带着建设的目的去的,他们改正了,对他们也有好处,可以让腾讯微信支付业务对阿里的支付宝行程竞争优势,争取更多客户的支持。他们改正了,我就撤诉了,那一块钱我最后也没要,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那一块钱,那是个噱头。

最后,也是在新年的伊始,给各位读者也给中国的律师同行们一个新年寄语:

法治的进步需要每个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的努力,虽然我们活的都很艰辛,但仍然不能放弃对法律的信仰、对正义的维护和对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坚持。用两句名人名言送给大家,一句是西塞罗的“困难越大,荣耀也越大”,一句是习仲勋的“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才会有力量,才会有办法”。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4
合同专栏作者

范震,资深律师,心理咨询师,法学与政治学双硕士,法学与金融学双学士。曾在厅级政府机关及国务院直属企业从事政策法律工作。

MORE >
业务范围
合同纠纷
电话: 1835680**** (朝阳区)
查看完整号码
更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