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法天

用证据说话,为百姓反腐。有料,有种,有法治理想。

  • 165

    文章
  • 1981588

    阅读

当寻衅滋事变成一个口袋罪——从微信群主丁少龙案谈起

专栏:刑事 2017-12-21 38234 0 原创

上海的丁少龙案,曾经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尤其是很多微信群友。作为几十个“为人民服务”微信群的群主,丁少龙以实际行动学习毛泽东思想著称,在底层百姓中有一定的影响力,因此他被刑拘,曾经在几个月前的上海乃至全国,引起过不小的波动。

他涉嫌的罪名,是被大家戏称为“口袋罪”的寻衅滋事罪。公安机关对其行为的描述,主要是其“指使”一些受害群众,去东方电视台门口拉了条横幅。至于造成了什么后果,什么影响,均无描述。横幅和T恤的内容,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而是“为人民服务”之类。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是合法维权,还是聚众闹事?

上海有家公司,叫“赛维洗衣”,在全国招加盟商。他们的模式,就是让加盟者交几万至几十万的费用,由赛维公司提供洗衣设备,消费者通过App网上下单,可以到附近的赛维洗衣店洗衣,实现所谓的“O2O”模式。作为活动推广,签约时公司承诺免费送给每个加盟商77台净水器,可以转赠给办理洗衣卡的客户。

加盟商交了钱,把设备拿回去不久,就陆续发现设备出问题,坏了。当然,公司也派人上门维修了,但很多加盟商认为是质量问题,设备根本不是新的。而且过了大半年,所谓的App还是没有上线,“O2O”没法实现。此外,赠送77台净水器,变成了77张净水器提货券,而且每张提货券需要支付人民币398 元立后才能领到净水器。加盟商觉得自己受骗了。

全国各地的赛维加盟商,遭遇此类问题的越来越多,于是一些人自发组成了一个叫“讨赛维权惩恶扬善”的微信群,要集体维权。恰好,里面有个加盟商认识丁少龙,想找丁少龙帮他们。于是,丁少龙的命运跟赛维加盟商维权事件联系在一起了。

丁少龙当时是“为人民服务群”的群主,该群的宗旨是“学雷锋、做好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曾经义务帮助很多人,做了很多公益事情,在网上有一定的影响力。

丁少龙被拉入“讨赛维权惩恶扬善”的微信群以后,听说群友们要去采取一些过激行动,就进行了劝阻,他的原话是“我们要倡导理性维权,以和平的方式维权”。一些加盟商觉得有道理,就加入了丁少龙的微信群。

2017年5月,赛维洗衣的一些加盟商自发去上海赛维公司进行了一次维权行动,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他们去上海市浦东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2017年7月23日,丁少龙与十名“赛维洗衣”的加盟商,一同去上海找有关部门投诉。去了公安、工商等相关部门,也没有卵用。丁少龙说,刑侦大队本来是想要立案的,但经侦介入,说刑侦无权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加盟商受害者自发在上海东方电视台门口拉了个横幅,没起到什么效果,就回来了。

8月24日,丁少龙再次跟30多名赛维加盟商去上海,找有关部门讨要说法。去上海前,丁少龙三令五申,要求大家遵守纪律,以文明和平的方式“协助侯亮平和沙书记反腐”。丁少龙的性格中,有很大的理想主义成分。结果刚到上海,什么都没干,全体人员包括丁少龙在内即被警察带到派出所询问,做笔录后让他们自行离开。

这次维权,丁少龙是反对拉横幅、穿状衣的,做T恤的时候征求丁少龙的意见,他只同意衣服上印“拥护共产党,为人民服务”,后来是赛维加盟商要加上关于赛维维权的字样,也是他们自己确定了“抵制赛维继续大张旗鼓的全国诈骗”字样的横幅。这些横幅和T恤的制作、经手和后来的活动,都是赛维加盟商的行为。

8月26日上午11时,一些赛维加盟商在东方电视台门口的人行道上聚集,拉了条幅,拍了照片后,他们就自行散去。吃过午饭,一点多,人群再度在东方电视台门口的人行道上聚集,这次吸引了大批警察到来。根据警方的工作说明,“指挥中心立即指令治安、特警支队、特种机动队、南码头路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开展处置。后民警采取果断措施,将涉嫌挑头人员带所处理”。警方带走了丁少龙,对维权的群主口头宣布,对丁少龙刑拘三天。

丁少龙被抓之前,是有被治安拘留的心理准备的,他认为只是理性维权,不破坏社会秩序,不造成什么破坏性后果,最多就是治安拘留。但没想到,直接上的是刑拘。处理这起事件的,有上海的维稳办。

丁少龙有没有寻衅滋事的行为?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我看了2017年8月26日当天的监控录像,并没有发现有上述行为,更没有发现丁少龙参与拉横幅。丁少龙说,事发前一天,他一大早就被警察连踢带踹带到江桥派出所折腾一天,回来后又一夜未睡,26号早上起来就身体不适,一到电视台门口就坐在马路边,根本没有力气。他是让赛维加盟商找记者反映情况,结果看到他们拉横幅,就问找到记者没有,回答说记者下班了,于是就叫赛维加盟商收了横幅去吃饭。

当时阻碍交通了吗?丁少龙说,那条街上当时几乎没有什么行人,车辆又少,加上他们都只是在人行道上,怎么会阻碍交通?下午,他让所有的人员撤离,只留6个加盟商找记者反映情况。突然间,他看到加盟商都穿上了状衣,正面写“拥护共产党,为人民服务”,背面是“赛维大骗子,还我血汗钱”,就跑过去阻止,说“你们怎么这样搞?”一个赛维加盟商崔某说:“只是加盟商全体自己的决定”。此时,警察蜂拥而至。

我为此看了一下监控视频,确实,上午和下午两次聚集,他们的活动区域在人行道上,自行车道上的车辆完全不妨碍,更不用说机动车道了。行人、车辆很少,也没有人围观。倒是后来大批警察来,开来很多警车,直接停在两条道路上,引起了交通秩序的混乱。

问题来了,起诉书指控丁少龙指挥赛维加盟商拉横幅,可事实上丁少龙对于横幅的内容是持反对意见的,现场拉横幅、穿状衣他也是反对的。赛维加盟商有自己的维权主张和维权方式,而丁少龙是“为人民服务群”的群主,他只是指挥自己的群友,那些赶去声援的,不穿他们的状衣,维持他们的秩序,并在下午让他们撤离。最后,整个锅却是丁少龙背的。

公安机关有一种说法,认为丁少龙参与此事是为了利益,因为维权过程中收了钱。我起初对此事也很感兴趣,因为如果是为了经济利益,那此事的性质就变了。但调查的结果让我感到很惊讶,这些受害者每人交了一百至两百不等的维权经费,凑了几千块钱,都是交给赛维加盟商代表的,而且是由几个人分别保管,用于他们为定旅馆、吃饭、制作横幅、制作T恤等开支的经费,所有的账目都有记录,精确到每一元,丁少龙并没有经手,也没有中饱私囊一分钱。不仅如此,他还从“为人民服务”群里给他们拉来一个朋友,赞助了“为人民服务”的帆布包。事实上,丁少龙没有从中获取任何的经济利益。

公安机关在侦查阶段陆续抓了三个维权代表,以刑拘的方式迫使他们违心地指证丁少龙,说了一些违背事实的话,然后再给他们取保候审,最后还是只起诉了丁少龙一人。其中有一个赛维加盟商,曾经跑到北京找我救丁少龙的,被抓的时候,老婆马上临产,而且是高龄产妇,他是在火车站被抓的,后来他老婆通过律师写信给他,说鸡蛋不要跟石头碰,让他早点回来,免得一尸两命。结果,他也妥协了。这些人出来后,基本上都沉寂了。

我忽然想起《雷雨》中的鲁大海,代表工人维权。剧本中有这么一段话:

鲁大海:那三个代表呢?

周朴园:昨天晚车就回去了。

鲁大海(如梦初醒):这三个没有骨头的东西!他们就把矿上的工人们卖了!

可是丁少龙却不怪他们,我去会见他时,他说,听到他们被取保候审,他很开心,为他们高兴。他说,当时警方以抓更多的人来威胁他,甚至拿着拟好的刑拘决定给他看,让他认罪,结果他为了保护更多的受害者,在警方写好的笔录上看也不看就签字了。他希望,他们可以出庭作证,跟他对质,或者有朝一日,他们可以实事求是,说真话。

现在,有三十多位赛维洗衣加盟商的受害者愿意出庭为丁少龙作证,证明他没有指使他们拉横幅,更没有聚众闹事。目前还不知道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是否会批准他们作证。

维权成功了,他却要面临判刑

丁少龙被抓两个多月后,赛维加盟商们终于等到了赛维公司被处罚的好消息。

上海赛维洗衣科技有限公司在这两年里官司不断,而且都是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原来有来自山东的,有来自贵州的,有来自浙江的。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就有其作为被告的五个案件,结果都是通过被告开出和解条件,原告撤诉。五份民事裁定书都表示,赛维已经履行了和解协议,至于价码,并未透露。

赛维加盟商的受害人组成维权微信群后,赛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吴某,甚至潜入了维权群,搜集相关信息,提供给公安机关。受害者多次报案不给立案,而一旦维权,被举报者就可以让公安马上立案,这个疑团也终于解开了。这位老板9月份在公安机关做的笔录是:“我是赛维公司董事长,我潜入赛维加盟商维权群,微信昵称是****。我之前向公安机关提供过微信群里的截图,我现在配合公安机关导出数据。”

9月28日,闵行区市场监管局对赛维洗衣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称7月25日收到举报后,开展调查,经查,赛维洗衣公司存在虚假宣传,被处以48万元罚款。

11月6日,曾经去投诉的一些赛维洗衣加盟商收到了上海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送的短信:“本局于2017年 5 月 23 日接你(单位)举报(投诉)关于赛维干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虚假宣传的情况,经本局调查,现将处理结果告知如下:本局已对相关违法当事人作出处理,具体为:当事人赛维干洗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认定的违法事由: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九条第(二)项、第(三)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理结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责令停止发布并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罚款人民币肆拾捌万圆整。”有了这个处罚决定,相信后续的维权会更顺利一些。

在书面的处罚意见书中,该局表示:“本局于2017年5月23日先后接到11位市民的举报件,并于5月31日接待了市民罗某的上门举报,本案执法人员深刻了解到该群体性事件的严重性与广泛影响性,为保障公民的合法知情权和参与权,有利于对政府执法行政工作进行监督,执法人员对举报人的举报情况和当事人违法事实进行了调查……”也就是说,接受举报的时间是5月23日,而举报人收到处罚决定的时间是11月6日,隔了大约半年。

时间回溯到半年前,当时赛维洗衣公司面临着维权代表的质问。根据赛维洗衣公司出具的说明:“在5月24日至5月31日,有十一人在公司门口拉横幅,拍照,甚至搭帐篷。”那次维权行动,持续的时间比8月26日要长,采取的措施要更激烈,造成的影响也更大,但那时丁少龙还没有介入帮助赛维加盟商维权,那次维权与丁少龙无关。如果没有后来丁少龙被抓,上海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会不会认真审查,“及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也未可知。但原先拉横幅甚至搭帐篷的11名维权代表,情节比丁少龙事件严重,却没有因寻衅滋事被采取过任何措施。不知道上海警方的执法标准为何厚此薄彼?

人民内部矛盾,该如何解决?

我本来只代理丁少龙被批捕前的会见、申请取保候审,向办案单位提出《法律建议书》,因为当事人家属交的微博的律师费不足以支撑后续的诉讼阶段。但在会见丁少龙的过程中,我感到此案的社会意义重大,鉴于他家庭困难,又免费代理了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

在我跟丁少龙接触的过程中,我感到丁少龙是在社会底层少有的有思想的人,他对社会现状的思考,虽然有时难免偏激,却从内心深处想为人民群众做好事。他有时从满理想主义,想改变现状,通过演讲或者发起公民活动唤醒民众,参与国家倡导的反腐运动中,却要时刻警惕有关部门出于维稳考虑对他的打压。所以他也是纠结的,他崇尚毛泽东思想,认为应当支持中央与腐败集团斗争,却在实现中找不到出路,总是碰壁。他用善意,换来了很多麻烦。在公安讯问他的时候,一提到自己毫无功利地做过的好事,他们都嘲笑他,一提到毛泽东思想,为人民服务,他们都觉得他是个怪胎,这个社会怎么会允许“雷锋”这样的人存在呢?

丁少龙被抓的时候,遭了不少罪。8月26日晚上的讯问,从记录上看,是只到晚上九点多,然后是27号凌晨又开始讯问,地点就在派出所。但我从监控视频中看到的是,当天晚上十点多,丁少龙因为身体不适,就陷入半昏迷状态,整个人平躺在桌子上。他说当时血压非常高,血糖也不正常,完全虚脱。后来赛维加盟商王某还叫了救护车。而监控视频显示,丁少龙在桌子上昏迷的时候,几个公安人员在若无其事地翻查他的包,翻查他的手机。

我在后来提交给公安机关和检察院的《法律建议书》,根据丁少龙的陈述对此如此表述:“8月26日晚的连夜讯问中,办案民警劳某对丁少龙进行拳打脚踢,涉嫌刑讯逼供。血压突升至180,血糖升高到10.6,一度晕厥,小便失禁。后由医生对丁少龙进行输液,但不允许救护车将其送医院。本律师调查了解到,郑州大学附属洛阳中心医院去年曾出具诊断书,丁少龙患有脑梗死、二型糖尿病、颈动脉硬化、颅内动脉狭窄,加上其左心室肥大,动脉粥样硬化、高血压,身体完全不适合羁押。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应当场办理取保候审。但8月27日凌晨三点,浦东分局不顾丁少龙的身体状况,强制送看守所关押。”

丁少龙的手机里,有他在“为人民服务群”里的一些演讲,其中有一些话被摘录下来,被认定是有煽动倾向的。比如:

“资本集团坐大,长年勾结官僚,不安份,担心共产党清算。利用腐败现状,打着自由民主的幌子,利用把控互联网的能力,忽悠百姓成为被利用的旗子。”

“很多访民寄希望于十九大,眼巴巴的盼望解决自已的问题,这是一种傻,你们可知道,共产党内的好干部,也在眼巴巴的盼望着我们的觉醒,为此,司马南等爱国人士,在不遗余力的唤醒国民。”

“反腐已进入深水区,百姓不觉醒,就是僵局,共产党有枪,资本家有钱,老百姓人多,老百姓跟谁走,谁就赢。中国梦的核心是百姓走出愚昧,觉醒!如果不觉醒,十九大也无法打破僵局。”

“百姓如能觉醒,跟着真共产党走,我们就都赢了,冤案都能解决。反之,如被资本集团利用,中国将陷于动荡,将四分五裂。”

去上海之前的演讲,被公安机关冠以《如何打好上海这一仗》,望文生义地认为是“煽动”,那么丁少龙的原话是什么呢?大家自行判断一下,是否属于煽动:

“有一部分朋友是属于精神状态比较亢奋的,我们也不带他们去。这是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团队,是帮助共产党的,去上海不是要跟政府对抗的,是帮助侯亮平打击祁同伟去的,是一个有智商的打法,不是乱来的,不是给国家添乱的。”

“我也劝大家,不要去北京,一次次地上访。我们是有脑子的,不能说横幅一拉,讨伐赛维,还我钱,那是最低等的打法。我们有聪明的打法,有人类高智商的打法。我们要忍耐,为了总体的发展,为了国家的稳定,要支持共产党,支持习总,不要被一些力量所利用。”

“我丁少龙不是一个左派人士,我左中右里面的爱国人士都支持,在丁少龙眼中左中右里面都有爱国人士,也都有王八蛋。做一个有脑子的人,别天天跟着谣言瞎转。”

“我们要坚持国家利益第一位,自己利益第二位,这是基本原则。我们的行动一定要利于国家。去上海的队伍是要打造的,大家要很有序的。还要专门成立一个维护纪律的小团队,见到不对劲的人,我们主动把他扭送到公安局去。不用等公安局抓,主动送到公安局。就通过这样有序的良性互动,让政府看到我们是一群爱国人士。抓这样一群有序的不给社会增加任何负担的团队?我不相信每一个警察都愿意做这个资本集团的狗,中间有一些爱国的人,爱国的好警察一抓一大把,相信我。”

“这次去上海,如果碰到那瞎扯淡的,神经质在那瞎惹事的,丁少龙一脚就飞过去了,往那一蹬,蹬倒在地报个警就给他抓走,我还要报警呢,不允许有那样神经病出现在这个团队里面,咱们去上海是去有序的维权,帮助共产党里面好的力量去了,不是一群泼妇,也不是一群打砸抢的部队,更不是黑社会到里面混事去了,理性一点,就去上海这支队伍也要打造的。”

“大家看好多视频有个女的满嘴冒唾沫星子,然后指着警察怎么着怎么着,在那儿很高声的去吵闹撒泼,没必要。有一句话你们记住了是鲁迅说的,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记住这句话。在我们维权抗争的过程当中,尤其是线下这一块的时候要常常这句话,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线上只管光明正大的做舆论,线上恰巧是相反惟沉默是最高的轻蔑。尤其是线下这一块有序的抗争我再多说一句话,大家一定要有序的抗争,就像我们去上海往那儿一坐,警察过来了非得撵我走,行,没问题。我们在这儿一不影响交通,二不给社会添乱,三不打假,四支持共产党,五又是为人民服务,六还做着社会上的公益活动,给儿童福利院送衣服送奶粉。你看着抓看着办看着拘留吧,现在是什么社会,社会上这样的一个赛维的大骗子横行无忌,全国这样的去骗加盟商,还有更多的人去上当过来,然后不断的收取高额的费用,发票这块也不开偷税漏税也没办法。现在支持中国社会向好的,为了避免让更多人上当受骗的,提醒国家要把偷税漏税的骗子抓起来的,这样的民间团体出来了以后你们等察要抓捕是吧。也就是说要把好人全都关到监狱里面,把黑社会全都留到大街上跟老百姓去玩去。跟警察谈的完全可以心平气和的谈,因为警察也是他们的工作,他的职责是那样子,警察里面也分着左中右的。天天在那儿吃喝玩乐的,跟赛维的老板混到一起的天天已经吃的肠子都快肥了,都快滴油的那些人,他当然会替他们说话,所以得带个气也好,或者什么也好,那他就那德行别理他。那警察里面也有好的,人家一看这帮人干了正事暗地里心里挑大拇指知道不知道。在邪不压正的时代怎么样抗争,要有序的抗争。”

不想再继续引用了。如果这也算寻衅滋事,建议上海警方也跨省抓捕我吧。我传播了这些“煽动”性的文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体制内善良正义人士,扪心自问一下,多少人有丁少龙这样的觉悟?如果这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要给他定罪判刑,真的是亲者痛仇者快了。

学法律二十几年,在大学教了十几年书,做兼职律师也十几年,我是越来越看不懂这法律了。最近有两起案件,鄂尔多斯的辱成吉思汗的案件,和沈阳的辱教案,确实看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判。而丁少龙案,比这两件案件更匪夷所思!如果你作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的人民陪审团的成员,你会给丁少龙定罪吗?该判多少年啊?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0
刑事专栏作者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现为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著作有《特免权制度研究》、《法律的侧面》、《用证据说话》等

MORE >
业务范围
刑事案件
更多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