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震律师

——

  • 0

    文章
  • 766801

    阅读

以案说法·违反管理性规范遭受行政处罚不影响合同效力

专栏:合同 2017-06-23 11407 11 原创

案例:最高人民法院“某实业公司与某研究所承包合同纠纷再审案”,见《合同内容只有违反了强制性效力性规定才应认定无效——湛江市富昌实业有限公司、湛江市富昌休闲农庄有限公司、湛江市农业科学研究所湛江市农业承包合同纠纷再审案》(王毓莹,最高院民一庭),载《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最高人民法院案件解析》

案情简介:2008年,实业公司与研究所签订《承包合同》,约定前者承包后者土地建设休闲农庄,“经营项目必须符合国家有关规定和国家环保要求”。此前,实业公司就拟承包土地旁的水库与他人所签《水库养鱼承包合同》明确了水库系饮用水源。2010年,环保局以实业公司擅自在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新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为由,对该公司处以行政处罚15万元。2011年,实业公司以《承包合同》签订时,研究所故意隐瞒水库为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这一重要事实为由,起诉研究所,要求确认合同无效,研究所赔偿其经济损失2100万元。

法院判决结果:合同有效。

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4条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

《水污染防治法》第58条规定,“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新建、改建、扩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已建成的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责令拆除或者关闭。禁止在饮用水水源一级保护区内从事网箱养殖、旅游、游泳、垂钓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

该规定为管理性规定而非效力性规定,违反该规定,行为人应当受到行政处罚,但不影响民事合同的效力。且本案中,实业公司在签订《承包合同》前,与他人所签《水库养鱼承包合同》明确了水库系饮用水源,实业公司应当知道这一事实。所承包土地位于水库畔,故实业公司认为研究所在于其签订合同时,存在欺诈的理由不能成立。涉案《承包合同》合法有效。实业公司在涉案承包土地上未报经环保部门审批,擅自在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内新建与供水设施和保护水源无关的建设项目,违反了合同约定,其损失应自行承担。

范震律师分析:一般情况下法院在认定合同效力时会区分效力性强制性规范与管理性强制性规范。违反效力性规范的合同应认定为无效合同。违反管理性规范的合同,虽然可能引发管理部门对当事人实施行政处罚,但并不影响合同的效力。

范震律师提示:合同签订前的尽职调查和合法性审查不是一件简单而廉价的工作,对于商业交易的重要性非常大。企业正确聘用法律顾问,尊重法律顾问的意见或建议,对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以本案为例,实业公司很可能在合同签订之处没有做法律尽职调查,没有专业律师对合同进行合法性审查,才导致尴尬处境。

举报声明:

本文由入驻华律自媒体作者撰写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凡注明原创的文章,版权归作者和平台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11